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点滴  > 我和野小姐的点点滴滴【第三章:和小野下乡】

我和野小姐的点点滴滴【第三章:和小野下乡】

作者:陈子文 时间:2022-05-15 22:25:41 阅读数:0人阅读
有一次,单位举行“让温暖下乡”的主题活动。
 

我和小野被分配在了一组,一起来到了距离单位一百多公里的半坡村。
 

据说那一带环境很艰苦,是一个很落后的村庄,甚至连电灯都没有,晚上还点着蜡烛。虽然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各种各样的打算与准备,但是当我和小野走进村庄的时候还是被周围的环境惊呆了。
 

这个村庄虽然落在大山里面,但满眼望去却近是怪石黄土,这里看上去人迹罕至,有的全是已经变黄几近凋落的杂草,唯一能让人能注目观望的是村庄前面的一个很大的石门,石门顶部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大字“半坡村”,一条羊肠小道通向村落里面,路面坎坷不平,我和野小姐很艰难地找到了那户低保户家里。
 

当我和小野走进他们家的时候,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环境给震慑住了。家里的条件让我真真切切地明白了家徒四壁这个成语是想要表达什么,此时此刻我无法用文字与段落形容,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个词。
 

家中除了锅碗瓢盆,真的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但是很明显,女主人对我们的到来还是做好了准备的。屋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虽然是土地,但是却扫的很干净,甚至可以看到地上被扫帚扫过的痕迹。
 

不过让我凄凉的心情好转的是走进堂屋之后才豁然开朗,原来我和小野是从后门进去的,刚好是走进了厨房,不...用灶屋这个词更加合适。堂屋一侧是一间偏房,里面放着两张床,床上吊着蚊帐,在这样的场景下真是让我触景生情,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时代;回到了那个土砖屋的时代,我的思绪又在此刻游离在了半空之中...
 

“喂,你在发什么呆?”小野用肘子撞了我一下,一脸鄙夷的望着我。
 

“啊?没...没什么...”,我急忙回过神来,咳嗽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小野在堂屋踱着步子,一只手掐着下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那模样,像极了冥思苦想的福尔摩斯,突然,她转过身,一只手指着我:“没事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去干活...”
 

我被她的突然发难惊了一下,一脸懵逼的问:“干什么活啊?”。
 

小野瞪了我一眼,飞快地走进灶屋,我默默地跟在她后面,只见小野眼睛望着灶屋一角的水缸,末了又一脸古怪地看着我,那模样仿佛是在说:“没看到水缸里的水不多了?还不赶紧去挑水”.....
 

按照单位规定,我和小野要在这里住上一天,需要体会穷苦农民的生活,帮着干活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其实小野干起活来那也是相当厉害的,我们和腿脚不便的女主人一起割草、喂猪、照料她卧床的婆婆,还有患病的丈夫,更重要的是,还要时时留意她那个被别人称为“缺心眼子”的弟弟。
 

累了一上午,当我端起饭碗,准备吃上这顿“忆苦思甜饭”时,我的肚子表示了抗议。我赶忙下炕穿鞋,猫着腰一溜烟的跑到了她们家那简陋的厕所里。
 

大事完毕,我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我竟然没带卫生纸,而摆在她家厕所里的,竟然是几段被当中劈开的高粱杆儿,我差点血气上涌晕倒,这种只在我爷爷那听说过的擦屁股方式,女主人家还用呢。可是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好意思让小野来送纸?而且那样做,会直接伤了女主人的心。我拿起了一段高粱杆儿,仔细琢磨一阵后,我决定来个大胆尝试。 
 

根据我事后了解,我当时犯了一个低级错误:用高粱杆儿擦屁股,应该采用的是左右刮。可是我竟然采用了前后拉。这一拉不要紧,只觉一股钻心的痛涌上心头。我低头一看,哎呀妈呀!大事不好,一滴滴的鲜血,正顺着大腿往下流淌。还好我抖了个机灵,赶忙掏出眼镜布,一把捂住了伤口。
 

过了好久,屋里传来了小野的一声怒吼:“你个傻货大便干燥吗?快来吃饭,大姐一家等着呢!”无奈,我站起身,努力把裤子提的老高,把眼镜布紧紧的挤在了伤口上。然后活动活动了早已蹲麻的双腿,迈着像模特那样的步伐,双腿夹屁股,慢悠悠的走进了屋,又小心翼翼的拖鞋上炕。
 

草草吃了几口,我觉得有必要去医院看看,便借口头晕,把慰问金给女主人放下,提前和小野走了。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图片均来自互联网,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邮箱:821266862@qq.com

标签:
评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