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点滴  > 暖风吹过夜晚的长沙

暖风吹过夜晚的长沙

作者:陈子文 时间:2014-04-10 00:49:00 阅读数:0人阅读

傍晚的风吹动着星城长沙,风中夹带着一阵阵下班后的惬意感,拂过脸颊时总让人有种流连忘返的感觉,仿佛这一刻所有的都市尘嚣都已经远去了。夜幕降临时街上已是灯火通明。路上的公交总是走走停停,在这下班的高峰期每个站牌处总是站着一群下班族等待着公交车,三五成群,有低头看手机的,有插上耳机听音乐的,有的则是望着马路焦急地等待这公汽的到来,熙熙攘攘,好一副热闹的景象。


下班后猴哥邀我去她女朋友那里吃饭,我想了一会反正也没事干,无非就是去网吧,所以略微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了。由于是下班高峰期,路上的车辆很多,我和猴哥坐上了公汽,一路上走走停停,上上下下,加上路程有点远,平时半个小时此时可能要花上30至50分钟。一路上猴哥总是抱怨,说不喜欢坐公交,可无奈又不能不听女朋友的话。于是五十几分钟后我们终于到站了。


猴哥的女友住在七楼,有点高,又没有电梯,不过对于我来说还好了,因为我每天干的最多的事就是爬楼梯。她开门时我非常淡定的说了一句“我一共踩了129步楼梯”或许是无聊吧,也或许是兴致来了,所以走上第一层的时候我又返回一楼重新走,而且在心里默默数着,1.2.3.4.10.20.30.120.129。最后意识到129步时已经到了。


进门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很温暖,很安静,头顶悬着一盏暖暖的白织灯。看起来功率不大,因为灯光有点昏暗,不过却也无伤大雅,反而觉得此情此景相当有情调,只可惜的是旁边有我这个千瓦灯泡。我也不墨迹,坐下就嚷嚷着要喝水,嚷嚷要吃饭。猴哥女友微笑着盛好饭,桌上一盆鲫鱼汤,一碗青椒煎蛋,还有一碗米豆腐。而且还很体贴地拿出了两个瓶子,看着上面的老干妈和木子腐乳瞬间食欲就上来了,其实我来之前就已经在酒店食堂吃过饭了,可是现在我还是干了三大碗,为此我还笑侃自己是不是食堂没吃饱还是她的菜好吃。我突然觉得原来能有个女朋友也是不错的,每天回家有人等着你回来吃饭,没事的时候可以谈谈心,当真是惬意万分,不过想归想,我还是没这个打算。


吃完饭后一起出去散了一会步,我这个电灯泡则是默默拿着冰激凌,叼着香烟走在后面,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俩诉衷肠。抬起手腕看手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于是一合计我和猴哥准备回去,因为最后一趟车是九点四十五。猴哥还露出淫荡的笑容说即使今天没有车回去也无妨,反正有你陪我,瞬间我就在风中凌乱了。


相比傍晚时车上的人少了不少,我们很顺利的找了两座位坐下了。车子没开多远就上来了一个醉酒汉,一脸酒味,更夸张的是手里还拿着一瓶廉价的白酒,上车后还时不时的咪上两小口,而后是一脸满足的表情。醉酒汉似乎也不理会周围人异样的眼神,自顾地沉醉其中,嘴中还自言自语地说着些什么。后来醉酒汉站起身来坐到了一个女孩子旁边,一脸酒气的望着女孩子说“美女,你是不是不喜欢酒味?不喜欢我就换个位置,我坐后面去,你别怕,我不是坏人”而后起身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MM。


这时猴哥对我说“为什么每次跟你出来都会遇上这种奇葩的事情?”我笑了笑,没有说话。再后来,醉酒汉似乎思维活跃了起来,又起身坐到了一个年轻的帅哥旁边,帅哥带着一副厚厚的黑框眼睛,双腿上放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双肩背包,整个一副文艺青年的样子。看到醉酒汉坐在自己旁边还傻傻地给了他一个笑容。这一笑似乎就带出了点火花,醉酒汉似乎在迷茫中找到了知己,喋喋不休的跟文艺青年大侃起来,满嘴开火车,而文艺青年还很耐心的听着,脸上挂着机械性的笑容,时不时还迎着他的话说两句。


我和猴哥苦笑不已地看着这一对奇葩,不仅醉酒汉奇葩,这文艺青年更是奇葩。车子还是走走停停地开着,总是每个站台停一下,然后机械性地按下开门,关门,即使没有人上下,这个动作也不会因此而改变。我再次不经意间瞟向醉酒汉和文艺青年,发现他们俩还在不知疲倦地说着,这时我看到醉酒汉的脖子上带着一条很粗的金项链,一副暴发户的样子。于是我对猴哥说,“你觉得这个醉酒汉是个什么角色?”,我说完接着说“我认为此人说不好是个土豪”,猴哥说“可能吧,但是他为什么喝的大醉伶仃?会不会是被上级领导责骂了?”,我目光盯着醉酒汉“被领导骂应该不可能,我觉得他可能是个暴发户也说不定,你看,他的手很粗糙,整个人也不是很白,大拇指上还有着很厚的茧,不可能是什么高企或者大企业的员工或者主管,所以不存在被领导骂,指不定是哪个工地上的包头,接了个大工程一下发了,这种事一点也不奇怪”,“还有一种可能,他可能上一秒很有钱,下一秒破产了,所以才借酒浇愁”猴哥又说到。我们两就在这猜测醉酒汉的身份中到了火车站。


下车后又是一人一支烟,燃完了猴哥望着周围的小卖部提议买点什么东西吃一下。我说这个可以有,你负责买东西,我负责买水,两分钟后原地集合。于是一会我和猴哥一人拿着东西到了原来的地点,猴哥手里拿着一份蛋挞,我手里则是拿着两瓶饮料。我两就在一个石凳上坐着轻松干掉了买回来的东西,一会我兴致一来还拍了几张照片,吃完东西该琢磨着回去了。这时猴哥说“你说我们是坐公汽还是打的还是坐摩的?”我说“那就坐摩的吧,大晚上的吹着风也蛮爽的”猴哥又说“可以,不过我们还是先决定谁给钱吧”,于是又采用了最公平的老规矩,剪刀石头布,可恶的是我输了。最后只能掏腰包了,坐在摩的上感受这冷风从耳边吹过,那种感觉真是惬意,要是每天都能如此就好了,只是现实总是无奈的。不是有句话嘛“人生是光明的,道路是弯的”...


本站所有文章、数据、图片均来自互联网,一切版权均归源网站或源作者所有。

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信告知我们删除。邮箱:821266862@qq.com

标签:
评论一下